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党建时空 » 专题聚焦 » 第三届“阅读让心灵飞翔” » 正文

十年之后,初心在否?读尹学芸小说《士别十年》

来源:机关先锋网 时间:2017年07月20日 [ ] 浏览次数: [ 打印 ] [ 关闭 ] [ 收藏 ]

  中国有句古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说的是要时常用新的眼光看待人和事,不要被老旧的观念束缚了。而尹学芸的中篇小说《士别十年》,却写出了人生中最无奈的反讽,“士别十年,更当如何相看?”人到中年,也许是最没法浪漫的年纪,上有老下有小,家庭的柴米油盐早已腌渍了青春年少时的梦想。小说《士别十年》借郭缨子十年之后与老领导苏了群“重逢”的机会,写郭缨子组织会务活动的娴熟,在行事做人上的老练,突出了对彼此相别十年的再认识。而实际上,随着叙述的展开,小说的立意更在于揭开这人情练达背后的精神暗伤。

  十年前,郭缨子和苏了群供职于一个民俗研究所,在她的印象里,苏了群是一个祥和豁达、仗义执言的人,有着宽容的气度和品德,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。郭缨子是一个怀着文艺梦想的青年,“喜欢诗,喜欢穿紫色的衣服,喜欢对不如意的事说一句去他妈的,喜欢把车子蹬得飞快,喜欢留长头发,还喜欢拿小酸儿,遇到不喜欢的人就让他下不来台”。因为不能容忍单位一把手季主任的一再骚扰,公然闹翻,甚至一度抑郁到以死相拼,最终调动工作离开了研究所。

  而十年后,先让人“刮目相看”的却是郭缨子,如今的郭缨子早把笑容修炼得成了标签,见了谁都笑脸相迎,身为办公室主任,她能把单位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,更能熟练地察言观色、左右逢源。 “文似看山不喜平”,如果仅限于做一个今昔对比,单纯反映郭缨子“否定自我”的艰难转身,小说就过于平淡了。《士别十年》在此却虚晃一枪,声东击西,设置了一系列矛盾冲突来营造情节的起伏推进,出其不意地将话题拉伸到苏了群身上。小说将回忆与现实不断穿插,陈郭缨子在现单位与同事的互相猜忌、勾心斗角,又将原单位的记忆场景对比呈现,最终真正让人“刮目相看”的是苏了群,他取代跋扈、弄权的季主任之后,也改了性情,在这个位子上,他所坚守的精神理想彻底沦落,掉入了权力与欲望的漩涡。

  小说别出心裁地设计了陈丹果这个人物形象,在民俗研究所,陈丹果就是十年前的郭缨子,其性格、个性与年轻时的郭缨子非常相似。就连郭缨子看来,陈丹果像是不沾染俗气的白莲花,“尤其是那双眼睛,是有些锋芒的。这样的眼神不多见,有点舞台剧的效果,可舞台剧的眼神儿是做出来的,陈丹果的眼神儿却是自然而然的,有内容。睫毛向两排小刷子,让眼弧有了云影。那排云影浓重得像夏日凉荫,让眼神有了阴郁的味道”。陈丹果深夜找郭缨子“夜谈”可谓是小说的点睛之笔,陈丹果就像一面镜子,照出十年前的郭缨子,而郭缨子在接电话时表现出的戒备、提防、揣摩对方动机,实际上是她对昨日之我的否定:“往事粘稠得像一团秽物,在郭缨子的脑海里撕来扯去。她提醒自己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,我远离了那些场景和人物,以后也不会再走近”。

  郭缨子对往事和对过去人生态度的背离,就像她离弃诗歌一样,做梦都不想梦见了。然而,她这种决绝的态度和圆滑、世故的价值观转变,也以强大的后坐力给她带来沉重打击,一方面是单位的人事掣肘,给她很大的精神压力,另一方面是陈丹果的自杀又从内在给她极大冲击,促使她从内心了悟反省。陈丹果(翻版郭缨子)的坠楼身亡,让她记起了曾经的自己,那些曾经内心不惹尘埃的日子。当年尚有自己的锋芒,而眼下的样子,通晓人情练达,却像个软体动物,没有骨骼和筋脉,随波逐流,不知不觉迷失了人生方向,失去了最初的初心和梦想。

  常有种说法,年轻人,在逐渐成长、老去的路上,不要变成你年轻时曾经讨厌的样子,在当人到中年,为了工作、家庭、生活辗转腾挪的不断适应、不断调整的时候,我们是不是也该问问自己,十年之后,初心在否?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